从武汉来女士失踪案到“疑罪从无”-上海新儒(十佳主任)律师事务所
今天是: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新儒律师事务所官网!

全国咨询热线010-68647526

当前位置: 爱游戏官方下载 > 新闻中心 > 新儒新闻

从武汉来女士失踪案到“疑罪从无”

2020-07-30 13:45:45【

近日,武汉来女士失踪一案在网上引发了全民破案的热潮,最新的警方通报结果也同很多热心网友的猜测相吻合,来女士的丈夫许某有重大的作案嫌疑,其趁来女士睡着的时候,采用枕头蒙头的方式,将其杀害后分尸,并将部分身体组织冲入马桶,另一部分带到室外后分散抛弃。

在本案中,警方调取了该小区内及周边所有视频监控,反复查看、交叉复核,并且对1万多平米地下车库,还有所有电梯井、水箱、窨井等公共隐秘部位,前前后后找了4遍。为了搜寻可能出现的人体组织,警方在40度高温下花了25个小时抽了38车粪水,反复筛查、提取、化验。那么如果缺少了关键的证据,即使所有人都怀疑就是这个许某杀害了自己的配偶,就能据此对其定罪量刑吗?

这里不得不提到处理刑事案件的一个原则——疑罪从无。辛普森杀妻案就是依据疑罪从无原则宣告无罪的典型案例。

辛普森曾是美国六七十年代一名杰出的橄榄球运动员,退役之后成为著名的主持人和影视明星,他与妻子妮可多年感情不合,即使在两人离婚后的同居期间,辛普森的暴力行为也从未停止过。

1994年6月20日深夜,洛城西部一豪华住宅区里,人们在一住宅门前发现两具血淋淋的尸体。女死者后来证实是妮科·布朗·辛普森,而她身后是餐馆的侍生郎·高曼。两人浑身血痕,而且被利器割断喉咙而死,死亡时间是晚上十点多。案发后凌晨,四名警察部侦探来到死者妮科前夫即橄榄球明星辛普森住所,在门外发现他白色的福特野马型号汽车染有血迹,车道上也发现血迹。按铃无人回应,侦探爬墙而入,一名警员福尔曼在后园找到一只染有血迹的手套和其它证据。

案发后凌晨,辛普森在芝加哥酒店接到警方通知前妻死讯,清早赶回加州。回来辛普森在律师极力反对下单独接受了警察一小时的问话。警察考虑到他的名声,对辛普森并没有做深入的盘问就释放了他。当时警察发现辛普森受伤。他解释说,接到前妻死讯过度激动打破镜子而受伤的。警察经过几天调查后,决定将辛普森列为主要疑犯。

正式审判开始后,在开庭陈词时检方指控辛普森预谋杀妻,作案动机是嫉妒心和占有欲,离婚之后,辛普森对妮克与年轻英俊的男人约会非常吃醋,一直希望复合,但希望日益渺茫。案发当天,在女儿的舞蹈表演会上,妮克对辛普森非常冷淡,使他动了杀机,戈德曼属于误闯现场,偶然被杀。法医鉴定表明,被害人死亡时间大约在晚上10点到10点15分之间。辛普森声称,当晚9点40到10点50之间他在家中独自睡觉,无法提供证人。

检方关于预谋杀人的指控似乎不合情理,主要原因是:

辛普森当晚要赶飞机,他已预约了豪华出租车送自己去机场。这一安排实际上堵死了他本人作案的后路,因为他必须在短短1小时10分钟之内驱车前往现场,选择作案时机,执刀连杀两人,逃离凶案现场,藏匿血衣凶器,洗净残留血迹,启程前往机场,整个环节稍有差错闪失就会耽误飞机起飞的钟点,这时,出租车司机便会成为重要证人。

另外,对辛普森这种缺乏训练和经验的“业余杀手”来说,使用枪支是最佳选择,根本没必要用利刃割喉杀人。这种作案方式不只弄得自己满身血迹,而且会在凶杀案现场、白色野马车和自己住宅中留下难以抵赖的“血证”。

在辛普森案中,由于检方证据全都是间接证据,因此,辩方律师对这些“旁证”进行严格鉴别和审核,是这场官司中极为重要的一环。

辩护律师指控警方主要负责此案的警官曾使用过侮辱黑人的字眼;警察局另外有人为了种族偏见,故意栽赃嫁祸辛普森,假造证据。

在审理中主控官要求辛普森在法庭上戴上现场发现的手套,结果因为手套太小无法戴上。辩护律师攻击控方证据的漏洞,特别针对被告手穿不进血手套,同时攻击证人是种族歧视者以打击证据的可信度,强调控方没有足够的证据,要求陪审团判决被告无罪。

警方虽已掌握了足以证明辛普森杀害前妻及其男友的证据,但他们为使案件更加“铁证如山”,伪造了一双沾有辛普森和他前妻血迹的袜子。最终被被告方证明袜子为实验室里的产物。

最终,因检方呈庭的证据破绽百出,难以自圆其说,使辩方能够以比较充足的证据向陪审团证明辛普森未必就是杀人凶手。

注意,这里是未必!也就是说极大可能性是他,但不能排除不是他!

1995年10月3日,美国西部时间上午10点,当辛普森案裁决即将宣布时,整个美国一时陷入停顿。

克林顿总统推开了军机国务。

前国务卿贝克推迟了演讲。

华尔街股市交易清淡。

长途电话线路寂静无声。

数千名警察全副武装,如临大敌,遍布洛城市街头巷尾。

CNN统计数字表明,大约有1亿4千万美国人收看或收听了“世纪审判”的最后裁决。

陪审团裁决结果:辛普森无罪。

此案的审理一波三折,辛普森在用刀杀前妻及餐馆的侍应生郎·高曼两项一级谋杀罪的指控中,由于警方的几个重大失误导致有力证据的失效,以无罪获释,仅被民事判定为对两人的死亡负有责任,本案也成为美国历史上疑罪从无的最大案件。

一个事实上无罪的人被判了刑,甚至丢了性命,这样的案子当然让人揪心。

可是,当一个事实上犯了罪的人,因为“疑罪从无”而不是其他法外因素没有受到追究,难道是合理、公正的吗?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霍姆斯认为:“罪犯逃脱法网与政府的卑鄙非法行为相比,罪孽要小得多。”

在霍姆斯看来,政府滥用权力和司法腐败对国家和社会造成的整体危害,远远超过了普通犯罪分子,因此,宪政法治的核心和重点绝非一味不择手段、从重从快打击犯罪分子,而是应当正本清源,注重对政府权力予以程序性约束和制衡,防止执法者和当权者凌驾于法律之上,利用手中特权和国家专政机器胡作非为、巧取豪夺、为害一方,任意欺压无处申冤的小民百姓。

回到武汉来女士失踪案中,警方在全国人民的关注下,顶着40度的高温,在38车粪水中找到了来女士的身体组织,其中艰辛不言而喻,接下来警方的调查还在继续,在当前的法治环境下,相信美国辛普森杀妻案中警方工作的不合法之处不会再次上演,爱游戏官方下载也期待着真相大白的一天,借凶手得到最公正的审判来告慰死者亡灵。


此文关键字:


上海新儒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沪ICP备14483950号技术支持:中国网站托管基地

合作伙伴 :站长工具 - 爱游戏官方下载_爱游戏官网投注_爱游戏棋牌官网苹果